沈南鹏谈高质量发展的“防守”与“进攻”

ymy2.com亚美优惠永远多一点

2018-10-03

以下为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发言全文:很荣幸能够再次参加“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今天的会议主题是关于“高质量发展”,红杉资本最近十多年来所做的事情,正是希望推动多个产业向高质量、高效率的方向发展。 在这里,我把近些年来对此所做的思考、观察和大家做一个分享。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一直是全世界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过去四十年的GDP平均增长率在9%以上,尤其是过去十年,当中国经济总量已高居世界前几位之列后,中国经济仍然保持着7%-8%的高速增长,此现象让许多国外主流媒体和经济学家大跌眼镜,因为后者往往根据西方经济崛起时的历史数据作为判断依据,一直以为高速增长的经济体将作出相对幅度的调整,即一定的周期性包括负增长几乎是必然现象,但中国却成了世界经济发展史上的特例和奇迹。 然而,中国经济的实践者——政府,国营企业和民营企业,企业家们在过去的多年中已经把经济增长的质量放在远重于增长的速度上。

供给侧改革就是提升质量的最直接的举措,许多新经济领域的商业模式未必能带来直接的GDP增长,但提升了生产服务的效率,给经济发展增添了活力。 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电子商务,中国已成为世界上电子商务最发达的国家,渗透率高居前列,并且仍然在不断侵蚀传统商业的市场份额。 阿里巴巴,京东,唯品会成为市场的领先者,并不断尝试新的产品服务模式,即便是线下商业也几乎不再可能是“纯粹”的“线下”形态,电子支付,线上线下一体化的“全渠道”成为主流,“新零售”是中国商业的新思路,也可能成为引领全球商业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以大数据、人工智能手段建立“会员”体系是领先渠道和品牌追求的目的,无现金交易在几年以后会成为理所当然的商业方式。

这样的商业创新给用户带来了便捷、优质和低价,却未必提升整体零售的总量。

然而优秀的用户体验和“获得感”就是高质量成长的重要标志。 效率提升给行业领先企业将长期带来以前无法想象的资本产出比。

发展质量“好不好”成为了核心问题,速度是可量化的,但质量量化就没那么容易,各个行业质量优劣的评判标准也不尽相同。

然而高质量的发展依然有一些鲜明的共同特征:首先高质量意味着高效率:产业的高效率会产生更好的ROE、ROA,现金流等等,这对“旧经济”和“新经济”都是一样的。

在万科、福耀玻璃、茅台、阿里、腾讯等“新”“旧”经济不同行业龙头企业中看到的是同样的状况。 “新经济”的公司往往需要经过一段看起来的“低效”期,甚至需要大量前期投入的“烧钱”,然而“烧”的有章法的公司长期必然成为那个领域的“现金牛”。 其次高质量、高效率的主要来源是技术创新:只有拥有科技发展的高地才能让产业更健康地发展,信息科技、生命健康、工业制造等等领域无一例外。

优秀企业在强大的执行力以外,一定有强大的自主研发能力。

我们欣喜地看到,在过去五年里,中国企业的研发投入在营业额中的占比不断提升,这是企业、行业竞争力提升,质量提升需要长期付出非常值得的“成本”和“代价”。 即使在消费服务行业,用高科技手段提升服务能力、质量也已经成为最重要的一道课题,做好这道题,差异化和高效率才能产生。

最后,但是最不可忽略的一点是可持续性:在发展中保持和谐良好的生态环境当然是可持续经济发展的重要环节之一,同样重要的是可持续增长的“安全”底线和“进取”策略;就是篮球里的defense和offense。

从“安全”角度,抵御金融风险是最重要的考量。 实体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发达的金融业,但金融市场的高度活跃是双刃剑,过去几十年里,几次过度的市场逐利行为在没有预警、缺乏有效干预下,在不同国家对实体经济的发展造成了重大甚至几乎催毁性的打击,连美国这样成熟的经济体系也不例外。 金融去杠杆,建立完善的监管机制是保证实体经济在创新的轨迹上稳健成长的不可或缺的“保护”。

从“进取”角度,可持续增长需要有长远的布局,对重点战略性产业作出提前安排,或者超额资本资源配置,使产业在发展中利用即将到来的技术拐点寻找弯道超车的机会。

在我看来,对中国来说,有这样几个前沿领域值得在产业政策上“重点”关注。 以电动汽车、自动驾驶为代表的“新”交通产业是其中之一。 电动汽车的发展尤其对中国产业格局有重大战略意义,一个未来全球经济总量的国家,如果在经济上游的能源行业处于长期依赖海外进口状态,这是有巨大缺陷的,电动汽车是对传统交通出行一次技术革新和冲击,中国人口密集的大都市结构又决定了它的适用性远高于世界上其他经济大国,这也是国内汽车行业的一次弯道超车,产生出世界级企业的机会,成功OEM汽车品牌厂家的崛起也会推动整个汽车产业链,让产业链条里的创新企业有机会脱颖而出,颠覆三电和汽车配件行业里传统领先企业。

另一个特别应该关注的是人工智能、大数据行业。

争论通用人工智能何时能够实现可能不是最应该关注的话题,人工智能的技术突破固然值得期待,也值得投入资源,然而对中国更实在的产业问题是用好已经相对成熟的人工智能手段和技术,利用国内各产业(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广泛运用后),已有的大数据优势,推动消费和企业领域的效率再次升级,这对寻找高质量发展的中国经济来说尤为重要。

第三个战略意义的行业是生命科学领域,生命科学历史上最显见的结果是不断延长人类寿命,减少重大疾病的死亡率,这个对一个国家人文的意义就不需要再多阐述了,生命科学过去十几年以来在多个领域出现了可能革命性的研究成果,中国在这个产业的机会可能不少于信息技术革命带来的机会。 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进入了新时代,新时代需要有新的观念(mentality)和理念,对高质量的理解和认知是这种观念重要的组成部分,是一个不断演变的过程,让我们在这个观念的不断研究和探索中,迎来中国经济下一个再造奇迹的四十年。 谢谢大家!(责编:蒋琪、李栋)。